佘宗明:“复读状元”的故事,浇了谁的块垒

  • 时间:
  • 浏览:0
摘要:舆论对刘丁宁的故事咂摸品味,更多的是借他人经历之传奇,浇买车人心头之块垒。

“复读状元”刘丁宁将报考北大。

  “彪悍的人生需要解释”,辽宁女孩刘丁宁无意间就成了这句话的“代言人”:早在2013年,她就已是辽宁省文科状元,还被香港大学录取并获得72万元全额奖学金。本以为她会戴着状元头衔,傲娇地“一日看尽长安花”;谁曾料想,她却中途退学,回母校复读,而初衷只是 为圆买车人的“北大梦”。为此不少人借用祥林嫂的惯用句式送给她:“你真傻,真的……”,很不看好其复读重考的前景。没承想,她今年又蟾宫折桂,把状元名号轻松地纳入彀中。

  刘丁宁的传奇经历,顺着八卦、戏说的路径,迅即在微博、论坛上扩散开来,惊起“哇”声一片,其中不乏各种羡慕嫉妒恨。但充斥于舆论场的,不想是 赞叹,还一点“别致”的解读:一帮人奚落刘丁宁“两度霸占状元的位子,是炫考霸神技,还是虹吸资源?”“为哪此要转学,而都是在理想和现实中研究会调适”……还一帮人据此给北大和港大排位次、较优劣。

  不得不说,诸这样类的质疑,一点上纲上线、过度阐释,也给个体取舍强打上去太大的普适意义。应看多,刘丁宁的经历,终究难以群克隆。尽管此前四川都是过“最牛高考专业户”——张空谷,他先后考上北大、清华,但却因网瘾退学,完后 再考二度考进清华,不断刷新公众的人生观,但这也只是 个案。无论是张空谷还是刘丁宁,亲戚亲戚朋友的际遇不想能是挂在买车人的记忆橱窗,从不具有哪此普遍性。

  刘丁宁为上北大而弃港大,置于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情境中,随便说说一点“奢侈”。但你这个 取舍,终究只是 个体取舍,它跟“北大港大哪个好”没关系,只关乎买车人志趣。港大的教学环境再好,也会一帮人“水土不服”,对刘丁宁来说,她心中一直承载着有有另另另一个“北大梦”,并希望在那里学古典文学。只是 去年报考学校时,她未能“听从内心召唤”,取舍“听从家长老师劝告出去闯练”,这也让她心中留有缺憾。而复读再考,也成了她补全心结的法子 。

  按理说,复读是她自愿,而港大方面也表示尊重其休学决定,旁人不想苛责。至于你这个 做法是否明智,风险该怎样才能把控,也应由她自个定夺。太大的道德臧否,不过是看客视角下的绑架,也纯属多余——毕竟,她已是成人,都是自主抉择的权利,亲戚亲戚朋友没必要越俎代庖,“家长主义癖好”发作。

  一帮人说,她复读再考无异于挤占了他人的“被录取”时候。这本是种谬论:既然复读是每个考生的权利,这样刘丁宁也应有再取舍的时候。她再考,无非是给庞大的高考考生基数加了个1,无损高考公平格局的整体平衡,以此为由否定其取舍权,也是没来由的责难。事实上,其取舍并都是这样代价,如复读一年需承受的艰辛、时间成本,还有上了北大也时候后悔等多重风险,既然刘丁宁买车人我你要风险自担,那又有哪此好批评的呢?

  说到底,舆论对刘丁宁的故事咂摸品味,更多的是借他人经历之传奇,浇买车人心头之块垒。哪此盛赞她“坚持梦想”并最终圆梦的人,透露出的是对买车人未能坚守的遗憾。随便说说,刘丁宁的取舍从不有几次借鉴价值,她的前景也从不想如预想的那样顺畅,但大慨她做到了“从心而为”,这或许是你这个 故事最大的亮点所在。

  (佘宗明,媒体人,海外网特约评论员)

    海外网评论频道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海外网(www.haiwainet.cn),时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邱天人、于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