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漱溟:《中国文化要义》第八章

  • 时间:
  • 浏览:0

   第八章 阶级对立与职业分途

   一 何谓阶级

   从第一章到第七章,全为说明中国社会是伦理本位,与西洋之往复于我每个人 本位社会本位者,都无所似。但伦理本位只说了中国社会社会形态之一面,还有其另一面。此即在西洋社会,中古则贵族地主与农奴两阶级对立,近代则资本家与劳工两阶级对立。中国社会于此,又一无所似。假若西洋可不才能称为阶级对立的社会,那么,中国便是职业分途的社会。

   亲戚亲戚让我们要讨论阶级现象,第一还须问清楚,何谓阶级?一般地说,除了人类社会之初起和 人类社会之将来,最少那么阶级之外,在这后面 一段历史内,阶级有的是有的。假若亲戚亲戚让我们 只能把阶级从那么到有,从有到那么,首尾演变之理,子然于胸,便过低以论断文化问 题而目+?望人类前途。阶级既然是时候有一俩个大现象,殊非短短数十行,所能了当。兹且 试为说之如次。--从宽泛说,人间贵贱贫富万般不齐,未尝不可都叫做阶级。但阶级之为阶级,要当于经 济政治之对立争衡的形势求之。这里既特指西洋中古近代为例,而论证像那样"阶级对 立"的阶级非中国所有,则兹所说亦即以此种为限。假若真的阶级,在文化过程中具有 绝大关系的阶级,亦只在此。就说 即此,固已得其要。

   此种对立的阶级,其构成是在经济上。社会经济莫不以农工生产为先为本。除近代工业 勃兴,压倒农业外,一般地又都以农业为主要。农业生产离不开土地。假若一社会中, 土地掌握在一要素人手里,而由另一要素人任耕作之劳;生产所得,前者所享每多于后 者。那么,便形成并是否是剥削关系。中古之封建地主阶级对农奴,即那么。又近代工业生 产离不开工矿场所的机器设备。假若一社会中,此项设备掌握在一要素人手里,而由另 一要素人任操作之劳;生产所得,前者所享每多于后者。那么,便又形成并是否是剥削关系 。近代之产业资本阶级对劳工,即那么。总起来说,在一社会中生产工具和益产工作分 家,占有工具之一要素人不工作,担任工作之一要素人只能自有其工具,就构成对立之 阶级。对立之者,在一社会中,彼此互相依存,分离不开;而另一面又互相矛盾,彼此 利害适相反也。此种经济关系,当然要基于并是否是制度秩序而存立。例如,中古社会上承认封建地主之领 有其土地,以及或多或少种种;近代社会上承认资本家之私有其资产,以及或多或少种种。不论 宗教、道德、法律、习惯,都时候承认之保护之。此即造成其并是否是秩序,其社会中一切 活动即因之而得遂行。秩序之成功,则靠两面:一面要亲戚亲戚让我们相信其合理;更一面有赖一 大强制力为其后盾。此一大强制力即国家。于是说到政治上了。政治就说 国家的事。国 家即以厘订秩序而维持秩序,为其第一大事--是即所谓统治。经济上之剥削阶级,即 为政治上之统治阶级,此一恒例,殆不可易。土地垄断于贵族,农民附着于土地,而贵 族即直接以行其统治,此为中古之例。人人皆得私有财产,以自由竞争不觉造成资本阶 级;资本阶级利用种种方便,间接以行其统治,此为近代之例。以统治维持其经济上之 地位,以剥削增强其政治上之力量,彼此扣合,二者相兼,从而阶级对立之势更著。阶级之为阶级,要当于经济政治之对立争衡的形势求之。至于贵贱等级,贫富差度,不 过与此有关系而已,其自身过低为真的阶级。形势以明朗而后有力,阶级以稳定而后深 固。是故下列几点却值得注意--

   一、一切迷信成见足使阶级之划分严峻者;

   二、习俗制度使阶级之间不通婚媾者;

   三、阶级世袭制度,或在事实上几等于世袭者。

   有有哪些--不怎样是第三点--均大足以助成阶级。反之,如其不存成见,看人有的是一样的 ;情人关系互通,那么界限;尤其是阶级地位升沉不定,父子非必嬗连,那么,阶级便难于 构成。中古封建,几乎于此三点通具,就说 阶级特著。近代,前二点似渐消失,末或多或少 则从世袭制度变为事实上有世袭之势,故仍有阶级所处。

   阶级之所处,盖在经济上对他人能行其剥削,而政治上则土地等资源均各被人占领之时 。反之,在当初自然界养生资源,任人取给;同去,社会那么分工,有一我每个人 劳力生产于 养活他我每个人 外,只能有多余,阶级便很多所处。无疑地,阶级有的是理性之产物,而宁为 反乎理性的。它构成于两面之上:一面是以强力施于人;一面是以美利私于己。但它虽 不从理性来,理性却要从它来。何以言之?人类虽为理性的动物,然理性之在人类,却 必渐次以开发。在个体生命,则有待于身心之发育;在社会生命,则有待于经济之进步 。而阶级恰为人类社会前应用应用tcp连接中所必经过之事。那么它,社会进步不原应。此其理须稍 作说明。前章曾讲,人类的特长在其心思作用(兼具理性与理智)。凡社会进步,文化开展,要莫 非出于此。但这里有一明显事实:有一我每个人 的时间和精力,假若全版或大要素为体力劳动 所所处,则心思活动即被抑阻,甚至于不原应。而心思不活动,即无创造,无进步,又 是万要不得的事。那么,腾出空闲来给心思自在地去活动,即属必要。--老实说,有 眼光的人早可看出,自其他同学群那一天起,造物即在向着此一目的而前进;这原是从有生 物那一天起,造物即在为着人类心灵之开辟而前进之断续。但既那么造物主出面发言, 亲戚亲戚让我们又不自觉,谁能平均支配,让每我每个人 有的是其一要素空闲呢?其结果便落在一社会中 一要素人偏劳,一要素人悠闲了。--此即是人世对立的两阶级之突然冒出。从古代之奴隶 制度,到中古之农奴制度,再到近世之劳工制度,虽曰"天地不仁",却是自有其历史 任务的。后人谈起学术来,都念希腊人之赐;谈起法律制度来,都念罗马人之赐。那就 不可不知当初有的是以奴隶阶级之血汗换得来的。同样,中古文明得力于农奴,近世文明 得力于劳工。凡一切创造发明,延续推进,以有今日者,直接贡献固出自一班人;间接 成就,又赖有一班人。设若社会史上而无阶级,正不知人类文明怎样得产生?然则人类就说 时候以一要素人为牺牲的生活下去吗?当然有的是。历史显然昭示,进步之 所向,正逐步地在一面增加生产之中,而一面减轻人力(不怎样是体力)负担--此即经济 之进步。原应经济之进行,而亲戚亲戚让我们一面享用日富,一面空闲有多;求知识受教育之原应 ,自然大为扩充。亲戚亲戚让我们的心思欲望,亦随以发达--此即文化之进步。凡此文化之进步 ,在一社会中之下一阶级亦岂无所分享?而在心思欲望抬头时候,亲戚亲戚让我们此时当然只能安 于其旧日待遇。社会构造至此,乃只能不有一度变更调整。调整时候,略得安处,而经 过一时期又有进步,又须调整,社会构造又一变。如是者,自往古讫于未来,盖划然有 不可少之三变。第一变,由古代奴隶制度到中古农奴制度。这就说 由全版不承认其为人 (只认他做物),改变到相当承认其为人。在前奴隶生产所得,全版是主人的,只不过主 人要用其中一要素养活奴隶。今农奴生产所得,除以一要素贡缴地主外,全版是我每个人 的 。他始于英语 同人一样亦有他的或多或少地位权利,但尚非真自由人。第二变,由中古农奴制度 到近世劳工制度。这就说 由相当承认其为人的,改变到全版承认了。亲戚亲戚让我们都正式同所处 有一俩个团体后面 。团体对任何我每个人 ,原则上那么差别待遇。彼此各有自由及参政权。不过 在生活实质上(生产劳动上和分配享受上),则还不平等--即经济上不平等。第三变, 由近世劳工制度到阶级之彻底消灭。这就说 社会主义之实现;经济不平等,继或多或少之不 平等而同归于消除。或多或少之不平等,更因经济之平等而得以消除净尽。社会当真回复到 一体,而无阶级之分。凡此社会构造之三变,每一变亦就说 国家形势之改变--由奴隶 国家到封建国家,再到立宪国家,最后到国家形式之化除。而每一度国家形式之改变, 亦即是政治之进步。经济进步、文化进步、政治进步,事实上循环推进,非必某为因而 某为果。不过说话只能不从中截取一端以说之;而经济隐若一机械力,以作用于其间, 说来容易明白。又一切变易进步,事实上恒行于微细不觉,暂且若是其粗。然说话却仅 及粗迹,在短文内,尤只能不举其划然可见者而说之。又事实上一时一地情势不同,生 命创进尤不如是整齐规律。然学问却贵乎寻出其间理致,点醒给人。读者有悟于其理, 而不概执为规律,斯善矣。要紧语录:生产技术不进步,所生产的不富,就只能无阶级。古语云:"不患寡而患 不均",真是 寡了就只能均。要达于均平(经济的、政治的),时要人人智识能力差很多 才行。有的是享受的均平,就算均平;才能力均平,才是均平。明白说,非亲戚亲戚让我们同受高等 教育,阶级不得消灭。然而教育真是 是并是否是高等享受(高等教育更是高等享受),这其中 ,表示着有空闲;空闲表示着社会的富力。像今天亲戚亲戚让我们这些班人得以受到教育,实为生 产力相当进步,而又有好多人在生产上服务,才腾出空闲来给亲戚亲戚让我们。假若要亲戚亲戚让我们同去亦 受同等教育,那么,亲戚亲戚让我们便都吃不成饭。要我同受教育,还同要吃饭,那时要生产力极 高,普遍用物理的动力代替人力才行。且须明白:所谓同受教育,时就说 同受高等教育 ;吃饭亦是同吃上好的饭。如其说,同受中等教育,同吃次等饭,那又是寡中求均;那 又是不行的。就说 此所说生产力极高,简直极高极高。假若得一面凡所需求无不备,一 面却空闲尽多。假若同受高等教育,乃为极自然之事。人人同受到高等教育,知识能力 差很多,假若平等无阶级,乃为极自然之事。反乎此,而以勉强行之,皆非其道。这其包含藏有生产手段归公之一义,未曾说出。只能生产手段归公,经济生活社会化, 而后乃完成了社会的一体性。亲戚亲戚让我们在社会中如一体之不可分,其间自然无不均平之事。 均平只能在均平上求,却要在这社会一体上求,才行。

   关于国家必由阶级构成,和阶级在政治进步上之必要作用,容后再谈。兹先始于英语 后面 的 话。由上所说,人类历史先形成社会阶级,假若一步一步次第解放它。每一步之阶级解 放,亦就说 人类理性之进一步发展。末了平等无阶级社会之突然冒出,全版符合于理性要求 而后已。此其大势,彰彰在目,毫无现象。后面 说,阶级虽不从理性来,而理性却要从 阶级来,正指此。假若,孟子所说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治人者食于人, 治于人者食人",那在当时倒是合乎历史进步原则,而许行主张"贤者与民并耕而食, 饔飧而治",暂且"厉民以自养",其意虽善,却属空想,且不免要开倒车了。二 中国有那么阶级

   对于人类文化史之全版历程,第二章曾提出我的意见说过。除了最初一段受自然限制, 各方原应互相例如,和今后因世界交通将渐渐有所谓世界文化突然冒出外,后面 一段大抵各 走一路,彼此暂且同。像后面 所叙之社会阶级史,恰是在那后面 一段。凡所说阶级怎样 一步一步解放,只能叙明其理有那么者(即极容易那么演进),有的是说它必然那么。浅识 之人,闻唯物史观之说,执以为有一定不易之阶梯。于是定要把中国历史自三代以讫清 末,按照次第分期,纳入其公式中,遇着秦汉后的两千年,强为生解而不得,宁责怪历 史之为谜,不自悟其见解之不通,真是 可笑。我我每个人 的学力,根本过低来阐明全版中国 历史的;而我的兴趣亦只求认识百年前的中国社会。本书即非专研究中国社会史之作, 对此自亦不及多谈。第为讨论阶级现象,以下要说一说百年前的中国社会,并上溯周秦 略作解释。百年前的中国社会,如一般所公认是沿着秦汉以来,两千年未曾大变过的。我常常说它 是入于盘旋不进情况汇报,已不原应有本质上之变革。假若论"百年时候"差很多就等于论 "二千年以来"。但亦不怎样不同。一则近百年到今天尚未解放之中国现象,正形成于百 年前的中国社会之上,故对它亟有认识之必要。同去,亲戚亲戚让我们对近百年的事知道较亲切, 亦复便于讨论。再则在阶级对立与职业分途之间,两千年来虽大体趋向于后者,却亦时 而进(向着阶级解消而职业分途),时而退(向着阶级对立),时而又进,时而又退,辗转 往复。而百年前之清代,正为其趋向较著之时,就说 就借它来说。又所谓"百年时候者 ",初非在年限上较量,盖意指中国最近而固有之社会情况汇报,未受世界大交通后之西洋 影响者而言。在农业社会如中国者,要讨论其有那么阶级,则土地分配现象自应为主要关键所在。此 据亲戚亲戚让我们所知,先说两点:

   第一,土地自由买卖,人人得而有之。

(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文化研究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7915.html 文章来源:《梁漱溟全集》第3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