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晋:“一带一路”研究乱象丛生

  • 时间:
  • 浏览:1

     作为中国对外战略的重大方针,“一带一路”战略代表着中国在当下和未来发展方向,具有重大的指导性意义。“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不仅有机遇也充满了挑战,而从当前学术界和媒体对于“一带一路”的认知上,地处着巨大的欠缺和隐患。

  笔者接触到的不少学者眼中,俨然有后来将“一带一路”视为一另三个 大蛋糕,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都忙着争抢,其他其他人短时间内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带一路”的专家和智囊,其他错误认知和言论也就纷至沓来。

  无论什么错误言论是出自真心,亦或是出自四种 投机取巧的“小聪明”,都将极大的损害中国“一带一路”建设的长期性和健康性,影响中国对外战略实施的视角与方向。什么认知错误如不纠正,必然会意味“一哄而上、一抢而光、一哄而散”的窘境。

  

  对于“一带一路”的错误认知

  首先是一拥而上的抢“定位”。其他其他省份定位当时人为“一带一路”的“起始点”、“桥头堡”有后来“支点”,强化本省份和本地区在“一带一路”战略中的重要性。有后来在实际操作中,其他定位更多演化为了四种 为了博取眼球有后来为了提升“知名度”的宣传产品,缺少真正有效的机制建设,更欠缺对于自身优劣势的清晰定位。

  其他其他省份在忙着争抢历史上谁是丝绸之路的真正起点,有的叫丝绸之路的新起点、有的叫丝绸之路的黄金段、有的叫丝绸之路的节点……这在全球化、互联网经济时代的意义是有限的,关键全是叫什么,其他其他 要有内容、有亮点、有突破,即在今天本省份有什么“错位竞争、不可替代”的丝路优势。

  其次地方政府太重视“宣传”来“等靠要”。其他其他地方在“贯彻”相关的精神的最后,其所秉持的总结往往惊人的这俩:希望中央重视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给予特殊的政策,在资金和政策上予以倾斜;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有干劲,就等中央一声令下,让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干什么,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就干什么。其他难题概括为“等靠要”。其他思维往往忽视了地方自身的能动性,其根本是不重视有后来忽视地方资本、精英和人员的“走出去”动力。

  “一带一路”建设的根本不仅仅在于宏观的“大工程”“大项目”,更是在于整个中国社会更加自信更加努力的向外发展当时人的资本和影响力。有后来,其他地方应当反思的不仅仅是怎样才能获得中央的“重视”,更应当考虑的是怎样才能激活民间和社会力量,而全是仅仅依赖“体制内”的能量来开创“一带一路”新局面。

  

  研究当中的哪几块难题

  第一是当前缺少对于“一带一路”的实际情形清晰认知,意味“理论满天飞,实践跟不上”的窘境。“一带一路”从本质上说,是中国单方面的顶层设计和战略构想,能能 通过相关国家的参与和战略公司合作 能能能真正实现。然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中国国内的对外研究更多的集中在了“大战略”“大思想”的层面上,一方面其他知名的学者和决策参谋人员都来自于西方社科的教育系统,对于“一带一路”沿线情形了解欠缺;当时人面大多数研究人员忽视“一带一路”有关国家的小难题,对于诸多细节难题缺少了解和认识。

  谈到“中东”“西亚”“中亚”后来,更多的研究人员往往倾向于以西方的政治、社会和经济学相关理论与思想来套用有关各国,重视不同地区的这俩性。有后来这俩性不等同与相同性,“一带一路”沿线各国和各个地区的差异性极大,其他差异性其他其他从不为中国当前的权威学者所知。在其他其他细小难题有后来关键难题都依然模糊不清的前提下,盲目的以各种理论和宏观叙述来充斥研究与舆论当中,越来越 制造更多的学术和媒体垃圾,越来越 帮助中国更加真实的认识地区。

  第二是对于实际国情欠缺了解,意味了其他研究与报告“简单片面”。有后来欠缺了解,而又不得越来越“一带一路”研究上“搏出位”,中国学术界短期内不少关于一带一路的建议与文献倾泻而来。有后来在不少研究中,中国往往把2一另三个 阿拉伯国家看做一另三个 整体、往往把十个 中亚国家看做一另三个 整体、往往把5一另三个 非洲国家看做一另三个 整体……据此制定整齐划一的政策。但一带一路要真正具有生命力,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就越来越 想当然地、自娱自乐地、简单片面地同丝路国家打交道,要真正去了解每一另三个 国家、每一另三个 群体对中国的期望、对亲戚亲戚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你们 的需求和战略的避讳是肤浅。

  更为严重的是,不少媒体在报道中,片面强调能源战略公司合作 ,或是片面强调对于相关国家的政治价值形式研究,缺少对于相关当事国国内民众、社会、舆论和文化的深刻认识。在此背景下,急功近利的“一切向钱看”往往将相关国家片面的刻画为“能源供给国”“资源供给国”。其他刻画往往会引起相关国家的反感,“一谈生意其他其他 能源和资源”,不仅缺少诚意,有后来缺少清晰的认知和评估。

  第三是欠缺估计了中国的真实影响力,含晒 “自说自话”的优越感。其他其他中国媒体、驻外使领馆和驻外新闻机构在报道中国“一带一路”后来,往往“报喜不报忧”,更多的报道有后来参考全是集中在相关当事国“欢迎中国‘一带一路’”,有后来是相关当事国“愿为‘一带一路’贡献力量”等议题上。

  不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智库和官员不仅不了解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甚至对于中国都欠缺基本的了解。而驻外机构发往中国的报道往往夹杂着“政治影响”的考量,采访的相关人员要么是后来的官方驻华机构人员,要么是对华友好人士,其他“自说自话”的情景建构,极大的干扰了中国对于整个世界的认知和对于自身身份的定位,具有严重的危害性。

  

  “一带一路”认识错误根源和矫正

  “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中国未来发展的重大方略,能能 中国的精英和研究学者献言献策,一起努力。有后来当前的不少错误认知有后来严重干扰了“一带一路”的具体执行。什么错误认知从一方面来看,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一另三个 必经阶段,是一另三个 短期的历史过渡;有后来在当时人面,这也反映了中国国内学术和媒体地处的诸多难题与弊端。

  “一带一路”难题的根本,在于对外研究投入欠缺,更在于中国学界长期忽视具体难题探讨。一另三个 国家的对外研究往往含晒 诸多方面,是一另三个 巨大的体系工程。尽管从90年代以来中国国内对外研究的水平和数量都大幅度攀升,有后来相较于国力增长和国家需求,仍然缺少资金和人员支持,不少重大意义的研究议题全是能得到必要的支撑。此外,有后来学术考核体系的设置,意味了具体难题往往不易出“大成果”而逐渐被忽视,因而意味了对于地区具体议题研究的严重滞后。

  事实上,在不少国际知名理论学者身上,其理论更多的是建立在对于相关国家和地区具体小难题的深刻认知的基础上的,而中国学界往往重视大难题,有后来其理论往往流于空洞而越来越 除理实际难题。在“一带一路”研究中,不少理论学者主动有后来被动的转型研究,然而一方面缺少资金支持对于相关地区“没去过”有后来仅仅“短期访问”了解不深入,当时人面则缺少耐心和时间对于具体难题进行研究,其他其他“大道理满天飞,小难题不愿做”。

  中国“一带一路”的研究能能 能能长期专研地区研究的科研人员来充实研究队伍,未来的研究应当更多的投给“一带一路”沿线的小难题研究,比如地区价值形式、社会舆情、文化背景和种族部落关系等等。既然“一带一路”意味中国有后来在未来深入的和相关地区当事国打交道,越来越 就要求中国更加深入的了解地区和当事国情形,而全是当时人阐述“大道理”让相关当事国被动的沦为“听众”和“看客”。

  “一带一路”是一另三个 长期工程,要求中国学界研究矫正过去重视理论轻视具体难题的研究重心,将更多的资源投入到亟需的海外国别研究和具体难题研究上来。

  

  作者是以色列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际关系系博士研究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88319.html